幼狮书盟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幼狮书盟 > 大明王冠 > 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等守狼烟,尔登繁故土!

第二百六十二章 我等守狼烟,尔登繁故土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外面忽然喧闹起来。
  黄昏心中一跳,急忙对赛哈智道:“去看看,是不是鞑靼来偷营了。”
  赛哈智也吓了一跳。
  尼玛,老子刚从繁华京畿出关,就遇着偷营,这是要死的节奏啊,急忙出去,片刻后又掀开帘子进来,满脸喜意,“刚才中军大营那边传来消息,明日祭天后班师,所有士卒都在欢呼呢。”
  黄昏:“……”
  这么快。
  一个朱瞻基就能立竿见影?
  不愧是朱棣最喜欢的皇孙。
  中军大帐里,朱棣站在一旁,看着伏在自己椅子上睡了过去的小男孩,满脸的幸福——这叫隔代亲。
  这孩子一路劳顿,刚才和自己说话时就昏昏欲睡。
  也是为难他了。
  刚满了六岁,就从应天跑了数千里地来到关外。
  朱瞻基为何会来?
  当然不是老大话里说的那样是来学习行军打仗的,这孩子虽然喜欢军伍,但也不至于六岁就要开始到沙场走几遭。
  老大把朱瞻基送来的意图很明显,让自己念在朱瞻基的安危,不要在关外打太久了——这里面的意思朱棣懂,而且很清楚。
  在来北方之前,朱棣很清楚大明国库是什么样子。
  平叛,西征,每一天都在花钱。
  老大被逼得没法了,连这种无奈的劝谏招数都用了出来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:国库确实撑不下去了,再打就要崩。
  所以朱棣索性班师。
  一则是朱瞻基的出现,再者么,这些时日和鞑靼交手,很是头疼鞑靼的骑军,硬撼又不一定打的过,好不容易出奇谋占据了上风,鞑靼一看落在劣势,调转马头就跑,明军又追不上。
  真是满嘴毛而无肉。
  先退罢。
  等休养生息几年,四夷安定国富民强了,再来亲征漠北,到时候得把阿鲁台往死里揍,让你狗日的趁浑水摸鱼,不付出代价怎么行。
  打了几个月仗的大明士卒一听要班师,哪能不喜悦。
  该捞的军功捞了。
  早点班师也好,反正当下局势,鞑靼也没有胆子再南下,有永乐陛下的威慑,边关这一二十年间应该是安稳的。
  正儿八经的班师嘛,还是得祭祭天,告慰一下牺牲的将士。
  当然,若是打了败仗撤退,就没这个闲工夫了。
  于是中军大营那边飞速运转,准备明日祭天班师的各项事宜,其他营帐,则依然保持着防卫姿态,并放出大量斥候——要回家了,可不能让鞑靼来捣乱。
  黄昏和赛哈智躺在营帐里,聊天打屁。
  说的话么……
  赛哈智绕来绕去,都被黄昏拉回到那十二个妖姬身上,黄昏的内心是真的骚动,怎么说呢,对西域美女确实有一种执念。
  总觉得应该是迪丽热巴和古力娜扎那样的美人儿才对。
  当然,黄昏还是比较谨慎的。
  问赛哈智,“这十二个妖姬你是怎么弄到手的,别告诉我是靠你家族在西域的关系,从民间购买的啊,一个两个我还能相信,这可是十二个。”
  赛哈智不屑一顾,“老弟你是怕老哥给你买的风流女子罢?”
  黄昏嘿嘿讪笑。
  大家心照不宣。
  万一你是买的失足少女,这就很不爽嘛。
  这样的女子,应天的风月十四楼不要太多……只不过不是西域女子而已。
  但江南大家闺秀也是有的。
  既有有趣的肉身,还有有趣的灵魂。
  赛哈智呵呵贼笑,“放心,这些女子都是因为各种原因而卖身的良家女子,有那么一两个,确实出身不好,不过都是卖艺不卖身的,这点老哥可以保证。”
  黄昏哦了一声,努努嘴,“这个呢?”
  赛哈智压低声音,“这个是她家族犯事,本该要连坐的,我家族长辈把她保了下来,当做奴仆使唤,我回去看着姿色还行,恰好还学过大明官话,于是把她带了回来,这可是匹胭脂烈马,别看现在乖巧伶俐,高傲着呐,毕竟也是西域那边的贵族出身,老弟你信不信,老哥我稍微一个疏忽大意,她就敢拿匕首戳死我。”
  又乐道:“这个你别想了,我的。”
  黄昏立即坐正,“哎,咱兄弟间还说什么你的我的啊,你看我有伤在身,没个女子照顾,颇为不便啊,老哥你忍心?”
  赛哈智立即道:“怎么就不忍心了,忍心的很。”
  黄昏翻了个白眼。
  第二日,三军齐聚,除了撒出去数十里的斥候外,所有士卒列阵在搭建的祭天台四周,朱棣身着冕服,牵着朱瞻基缓缓登台。
  这个场合,一般来说只有天子和祭礼官登台。
  朱瞻基没资格。
  但朱棣还是牵着他的手,由此可见,朱棣是何等的喜欢朱瞻基这小子。
  黄昏这只蝴蝶翅膀再怎么扇动,还没影响到皇孙朱瞻基的地位。
  朱棣净手,焚香。
  祭天台下,跪了黑压压的一大片。
  祭礼官上台。
  这个祭礼官一般而言,都是文臣,且得有大才之人,或者相应的官职,不过朱棣这一次来北方,带的文臣不多,像姚广孝都被留在顺天府,所以这个祭礼官挑来挑去,挑中了黄昏。
  黄昏也没推辞。
  又不是什么重要事情,就是宣读祭文而已,早就有人写好了,自己上去照本宣科,加点情绪渲染一下,达到洗脑目的即可。
  于是瘸着腿上台。
  展开手中的祭文,大声道:“维永乐二年夏,四月二十六日,大明永乐皇帝朱棣,谨陈祭仪,享于故殁王事,大明将校英魂曰,此战征榆木川,缘自夷狄觊觎大明重器,纵虿尾以兴妖,盗狼心而逞乱,朕秉天命,问罪遐荒大举貔貅,悉除敌军,雄军云集,狂寇冰消,才闻破竹之声,便是失猿之势,士族儿郎,尽是九州豪杰,官僚将校,皆为四海英雄,尔等或为流矢所中……”
  念到这里时,黄昏还是台毫无感情的机器。
  反正这些话都是朱棣给他自己撑面子的官方话,特别无趣。
 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到班师的祭天文——其实关于祭天的文章,别说班师的,就是什么泰山封禅之类,他也从来不知。
  但是下一句,黄昏忍不住顿了下。
  黄昏声音大了些。
  念着念着,感情饱满了起来,最后更是慷慨其辞,恨不得仰天长啸,“尔等或为流矢所中,魂掩泉台,或为刀剑所伤,魄归长夜,生则有勇,死则成名,今凯歌欲还,承临太平,汝等英灵尚在,祈祷必闻,随我旌旗,逐我部曲,同回上国,各认本乡,受骨肉之蒸尝,领家人之祭祀,莫作他乡之鬼,徒为异域之魂,朕当表其功,勒于祖庙,汝等各家尽沾恩露,年给衣粮,月赐廪禄,用兹酬答,以慰汝心,生者既凛天威,死者亦归王化,聊表丹诚,敬陈祭祀,呜呼哀哉~”
  话落,三军跪伏,齐唤万岁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